第一站:斯里蘭卡-拉特納普納探訪藍寶石


斯里蘭卡,古稱錫蘭(Ceylon),是浩瀚印度洋中的一顆明珠,盛產的錫蘭茶、香料等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商賈通貨,然而斯里蘭卡更為有名的是其寶石,這里出產的寶石品種不下幾十種,寶石礦在斯里蘭卡分布非常廣泛,開采歷史已有數千年,因此斯里蘭卡被稱為“寶石之島


圖片來源:GIA


而我們要去到礦區就是斯里蘭卡最有名的藍寶石礦區——拉特納普納Ratnapura,僧伽羅語是“寶石之城(上圖紅色線)據美國地質調查局報道:斯里蘭卡產出的藍寶石、紅寶石、金綠寶石等高端寶石產量占據全球彩色寶石產出總量的60%。世界上目前最大的藍寶石,星光紅寶,星光藍寶,貓眼,亞歷山大變石均來自斯里蘭卡


392.52ct斯里蘭卡產藍寶石“亞洲藍色佳人”,photo by 大未

成交價超17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1億元


臨近拉特納普納城可以看到圣足山的身影,它是斯里蘭卡藍寶石原生礦的產地之一。藍寶石來自地殼內的熾熱巖漿,隨著巖漿上升和火山噴發到達地表,巖漿冷卻后藍寶石被凝固在巖石中,這就是藍寶石的原生礦(primary deposit)。而隨著億萬年的地質變化和風化雨淋,這些含有藍寶石的巖石支離破碎,堅固的藍寶石,得以重見天日,隨著河流的沖刷散步到原生礦下游的廣大地區,再經過不知多少年的沉積,混雜在砂石中的藍寶石沉積在河床下,被稱為次生礦(secondary deposit), 里蘭卡的藍寶石礦主要就是次生礦開采 


圣足山,photo by 大未


抵達拉特納普納小城后,前往第一個采礦點距離地面大約3米深,礦工正在把表面粘稠的白色粘土層移走,粘土層下面會有第一層大約半米深的含礦層,但這一層往往只有個頭很小的藍寶石產出。主要的寶石礦層埋藏于地下15-20米深處,礦工們首先在原地刨開一個三米見方的坑,一步步向下掘進,在到達松軟的沙石層時原木派上用場,這些原木形成的框架像房梁那般撐起松軟易坍塌的砂石。


忙碌的礦工,photo by 大未


20米左右的深度是主要的含礦層,找到礦層后,礦工們開始橫向開挖,將含有藍寶石的礦砂通過木質的“起吊機送到地面,再由負責淘洗的礦工在就近的溪流水坑中用竹篩將寶石和砂石分離,得到珍貴的藍寶石。


在洗篩寶石的礦工,photo by 大未


斯里蘭卡的藍寶石采礦方式非常原始,但他們不愿采用現代化的機械采礦,他們認為那是對神靈的不敬,會帶來災難。這種對自然的敬畏卻在客觀上保護了采礦地的環境,與國內寶石礦毀滅式的開采比較起來,這里沒有大規模的破壞,淘洗過的砂石被悉數填回地下,地表又可以耕種水稻,也就是現在所提倡的“可持續發展也正因如此,他們幾千年來得以源源不絕地享用大地母親帶來恩惠。


礦區邊上就是農田,photo by 大未



第二站 :緬甸-莫谷探訪紅寶石


在去年3月底,緬甸莫谷舉行了盛大的紀念活動,慶祝莫谷紅寶石發現800周年。雖然有些資料記載:在公元9世紀的蒲甘王朝時期就已經有較規模的紅寶石的開采了,但確切的書面記載是1217年發現了紅寶石。


紅寶石朝圣之地——莫谷,photo by 大未


緬甸莫谷產出世界上最稀有最漂亮最珍貴的紅寶石,頂級的緬甸莫谷鴿血紅寶石在國際拍賣會上屢屢拍出新的價格記錄,成為炙手可熱的最難獲得的寶石品種。


 

10.04ct未加熱緬甸紅寶石,成交價723萬美金,佳士得


莫谷礦區開采時間已近千年,早期最容易開采以及品質最高的河床次生礦早已開采殆盡,只有少數老者在已經翻過不知多少遍的尾礦碰碰運氣。更多的開采現在轉到了巨大的山脈巖體和深達數百米的地下,開采難度,開采成本大大增加,而開采出的紅寶石品質卻大不如前。


在淘紅寶石的當地人,photo by 大未


在過去幾十年的開采中,緬甸政府嚴格規定只有和國有企業成立合資公司,私人企業才可以獲得采礦許可證,但從去年開始,這些私人企業的采礦許可證全部被暫停,政府的目的是控制大型寶石開采企業的大規模開采,可能是基于環境保護和寶石資源保護的考慮。


 

礦區機械開采作業,photo by 大未


在這些大型私人企業采礦權明朗之前,本就少的可憐的緬甸莫谷紅寶石產量進一步縮減,雖然有很多個體礦工在抓住這個機會進行一些小規模甚至是非法的開采,但個體礦工只有人力和簡單的手工開采工具,基本無法到達含有紅寶石礦脈的山體巖石及很深的地下,這些產量幾乎可以被無視,而且政府已經開始發現未經許可的小規模開采行為,已經派出警察部隊在礦區巡邏,取締非法的紅寶石開采活動。


莫谷礦區前警示標志,photo by 大未


至今年的8月份,緬甸政府劃定了總面積達8萬多英畝的寶石開采區,擬批給小型采礦公司及個體手工開采的礦工,但是這些小型的開采公司和個體礦工并沒有感到開心,因為政府劃定的三個區域只有地質考察及礦物勘探局在1965年的勘察數據,并沒有相關的寶石出產率等詳細數據,所有的開采權將以拍賣的方式取得,而且只能在政府劃定的三個區域以內,業內人士擔心,高昂的土地和礦權拍賣價格以及未來寶石產出量的不確定性將繼續導致緬甸紅寶石的產量進一步下降,價格進一步上升。




第三站 :哥倫比亞-木佐 探訪祖母綠


從兩三年前開始,木佐綠(MUZO GREEN)這個描述頂級祖母綠顏色的詞開始在國內珠寶圈火爆起來,這種顏色正濃翠綠,是哥倫比亞祖母綠久負盛名的一種標志性顏色,而這種顏色的祖母綠的標志性產地就是哥倫比亞的木佐礦(MUZO MINE)。


 

哥倫比亞木佐綠祖母綠,意彩石光有售


木佐距離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的直線距離并不算太遠,但是蜿蜒起伏的安第斯山脈橫亙其間,即使乘坐專業四驅越野車也需要五六個小時,崎嶇的山路和各種急彎以及海拔的不斷變化對身體的適應能力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哥倫比亞地圖局部


在進入木佐礦區前,有兩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據說是一對男神女神所化,傳說在洪荒時代有一男一女兩位天神住在此地,生性多情的男神背著女神在外面沾花惹草,女神留下悲傷的淚水,淚水如同甘霖滋潤著安第斯山脈,也滲入到巖石縫隙中,成為祖母綠礦脈,祖母綠礦脈還真的跟流淌的淚痕形狀有幾分相似。

 

木佐山區,photo by 大未 


在木佐,祖母綠礦是分散分布的,因為采礦權的爭斗時常發生武裝火拼,也有過著名的祖母綠戰爭,在幾年前哥倫比亞的祖母綠教父級人物克倫薩過世后,局面一度平靜,但各個祖母綠礦的礦主依然花重金購買武器,聘請專業的保安隊甚至軍隊來保護自己的利益。到訪的這個祖母綠礦是美國人擁有,是當地目前最大規模的祖母綠礦,自然重兵把守,如同親身體驗美國槍戰大片。


 

木佐礦區的警衛,photo by 大未


木佐祖母綠礦經歷了地面山體開采、露天礦坑開采的階段,現在所有的開采已經轉入幾百米深的地下和此前到訪過的切沃爾礦不同,地層深處的木佐礦被如同煤炭黑色的有礦頁巖層包圍,祖母綠礦脈就隱藏在其間,沒一會功夫,鼻中、口中、耳中全被黑色粉末鉆入,如同煤礦工人一般,而祖母綠礦工要在這種嚴苛的環境下工作長達七八個小時。


“木佐歡迎您”,photo by 大未


因為特殊的安全原因,這個祖母綠礦的開采嚴格禁止拍照,所以各位只能腦補下了。在深達300多米的地下不到兩小時已經感覺快要窒息,迫不及待的回到地面。


木佐礦區大門,photo by 大未


無論是之前在斯里蘭卡還是緬甸,礦區鎮上的主要街道兩邊都會站著很多兜售寶石的小商販,只要看到有外國人來,他們爭相展示自己的“寶物”,可惜的是竟然看不到一顆高品質的寶石。原因很簡單產量極少的高品質祖母綠(寶石)被幾個大的寶石商壟斷著,市場的強勁需求和低迷的產量使這些大寶石商有著極強的惜售心理,高品質祖母綠價格的一路上漲也就毫不奇怪了。


街邊兜售祖母綠的小商販,photo by 大未

評論